我的信箱

            留言板

瑞凡費尼克斯 River Phoenix

本文摘錄自 百度百科

 

生平

瑞凡於1970年8月23日生於俄勒岡州的馬德拉斯,出生時的名字是瑞凡裘德波頓(River Jude Bottom),父母分別為John Lee Bottom及Arlyn Sharon Dunetz,,瑞凡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瑞凡的父母以赫爾曼·黑塞(Hermann Hesse)的小說《席特哈爾塔》中的“生命的河流”為他取名River(河流),中間名裘德(Jude)則取自甲殼蟲樂隊的著名歌曲《Hey Jude》。

在《人物》雜志的采訪中,瑞凡把其父母描述為“嬉皮士”,雙親是從匈牙利和俄羅斯移民美國的猶太人。他的母親生於紐約布朗克斯,他的父親是來自加州芳塔那的落魄的天主教徒,還帶著一個前妻所生的女兒Jodene,後來Joedene改名為Trust。

1968年瑞凡的媽媽離開了她紐約的家並橫穿美國大陸,在加州北部搭便車時遇到了John Lee Bottom。他們相識不到一年便於1969年9月13日結婚。1973年,他們全家加入了一個名為“上帝之子”的狂熱的宗教崇拜組織並成為其傳教士。在德克薩斯州克羅基特居住時,他們的第二個孩子Rain Joan of Arc Bottom於1972年11月21日出生。第三個孩子於1974年10月28日在波多黎各的聖胡安出生,取名為Joaquin Rafael Bottom。 1976年7月5日Libertad Mariposa Bottom出生。

當時“上帝之子”將其全家派駐到委內瑞拉加拉加斯做傳教士,並做摘果工。雖然John Bottom後來被任命為該組織在“委內瑞拉及加勒比地區的大主教”,但是其家庭未能從該組織得到任何經濟支持,生活貧困。經常的情況是,瑞凡彈吉他,Rain唱歌,靠這樣在街頭賣藝掙些錢或食物來支撐這個人口越來越多的家。

 

 

經歷

世人說整個九十年代都會是他的,這個有俊美臉龐和驚人演技的年輕人。

瑞凡·費尼克斯被稱為90年代的詹姆士迪恩,同時期最傑出的天才演員。 他與生俱來的天賦,獨特的脆弱氣質與憂傷脈脈的綠眼睛,讓他參加的每一部影片都令人難忘。

17歲時便憑借《不設限通緝》獲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而《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中的出彩表演更給了他威尼斯影帝和人們的無限期待。他賦予角色的復雜深刻的層次與脆弱不羈的氣質,成為人們最多的談資和最強懷念的理由。
伴隨著他奪目天資帶來的輝煌事業的是,他漂流一生如奔騰不羈河流般,最終在雨季歸去的命運。

瑞凡5歲便 承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四處遷徙和動蕩的童年生活使他異常早熟,在家庭中他擔任了長子和堅強大哥的角色。

16歲起開始經濟援助他的整個家庭,負擔起父母和四個弟妹生活的全部開銷。過早地承擔了生活的重任。在與瑞凡共事的導演眼中,他非常害羞卻又光芒四射,性格溫柔,並且工作嚴肅大膽。他的朋友認為他是個內心敏感的人,有極端堅強和極端脆弱的兩面。

”瑞凡是一個謙遜的人,他非常溫柔並有禮貌,待人真正親切友善。 對於一個年輕有名氣的演員來說這是不尋常的 — 瑞凡沒有任何驕傲自大,沒有時髦的衣服或車子。他對人們是否喜歡他的表演十分關心,我們完成日常拍攝後他會問我:我表現的還好吧? — 制片人Peter Newman。

瑞凡厭惡娛樂圈,在他創作的許多歌曲中都有體現。他曾在訪談中談到,成為電影明星只是為了養活家人。 他自稱不工作的時候,喜歡躺在佛羅裡達自家牧場簇葉叢生的草地上,靜靜的待一個下午。

為了更好地詮釋角色,他在拍攝《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期間染上了毒品。
好萊塢令他身心俱疲,洛杉磯沒有屬於他的和平。

拍攝《Dark Blood》時的某個深夜,摯友William Richer 曾收到他的留言“這個行業太瘋狂了,我無法再繼續下去了”

“你永遠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說:肮髒的地方。這樣肮髒的地方最好離的越遠越好。” 《Dark Blood》 導演George Sluizer如是說。

電影拍攝完成後,他回到了洛杉磯,那個被他形容為“肮髒”的城市。

那只是一個普通的晚上,他回到洛杉磯後去好友強尼戴普的酒吧,為一直期待的,和自己喜愛的音樂人兼摯友同台演出而做准備,朋友卻並沒有遵守約定。他默默退到人群中,並接受朋友給他的毒品,此前他已經戒毒兩個月。
然後他倒下了,在酒吧前的馬路上,目擊者稱:“為了不嚇到胞弟胞妹,他沒有說太多的話,也沒有說太少的話,說的恰好。” 他沒有提出叫救護車,同樣沒有人想到。當慌亂的弟妹意識到撥打電話,已經為時已晚。

那天晚上,他再也沒有醒來。

面對記者,“不要狗仔隊,我想匿名。”成了他最後的遺言。他最後的請求沒有被准許 。

他的死因是由於藥物中毒,醫檢報告顯示他體內海洛因與古柯堿的含量是致死量的八倍。

真相,只留下模糊的碎片,人們無從猜測。他的驟逝警醒了同輩的許多人,強尼戴普,基努李維等從此戒毒,並宣布永不沾毒品。

導演格斯·範·桑特在他逝世後曾談及, 瑞凡一直在試圖掩蓋他的這種藥物傾向,因為他害怕這會毀了他和女友瑪莎普林頓之間的關系。但最終瑪莎普林頓還是離開了他。瑞凡的朋友說瑪莎的離開對瑞凡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衝擊,曾使他瘋狂地投入到工作中。

他的朋友曾對記者說: “與他親近的人都知道,瑞凡並不是一個常規的吸毒者。 毒品並不能使他快樂,他總是間歇性的,今天使用,明天又好像完全擺脫。他的離開,我真的感到非常震驚,非常難受。”

他死後,與他親如父子的摯友William Richert動情的回憶最後一次見到他的情形:

“River總是喜歡問問題。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了。他還是那樣,依然有一大堆關於如何生活的問題問我,還有很多其他的方方面面。在River身邊的人都知道,沒有人可以逃過他細致的“審察”,抑或講那是他狡黠的取笑才智和洞察力,而我,就被他貼上那類“老年人觀點”的典型的標簽。

我們當時在我海邊的寓所裡。已經凌晨兩點了,這孩子還是精力充沛的要命,我說我要睡覺了,他便向我請求說能不能到甲板上去彈會兒吉他。我說當然可以。然後留他一個人望著大海獨自彈奏。事實上,River在那裡一直待到第二天的早晨。他就那樣抱著吉他睡在了地板上,枕著從沙發上拿來的一個枕頭,身上穿著昨天晚上穿著的那套衣服。我把他弄醒去喝咖啡。睡眼朦朧的起來後,River很感謝我把他叫醒,然後開車去拍戲。

從他的衣著,從他的簡潔,你或許會認為他是個無家可歸的人。或許他就是。”

有人在年復一年裡懷念和老去之時,有人把年華唯美地定格於鎂光燈下和萬千影迷心中。在《站在我這邊》之後瑞凡便說過,我的作品會比我這個人存在久遠得多。

人們說上帝寵愛的人都會在年輕時死去。

瑞凡(河流 River),他的名字。就如他的一生,自由,不羈,溫柔,純粹。不斷流動著,如同深沉的情感,不羈的才華,靈魂的純粹溫柔,生命的熱情自由。不斷流動著,奔湧著,奔流不止。

 

 

理念

瑞凡是一個終身素食者。在幼年時他和家人在郊外的船上釣魚,他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條魚,魚卻掙脫落在了石灘上。瑞凡目睹了魚漸漸死去,給他造成了很大的衝擊。他哭著問父母”為什麼我們要殺死動物?“並認為它是因自己而死。至此發誓從此不再食肉,終身反對剝削和殘害動物的一切行為。

他的第一個女朋友瑪莎·普林頓回憶說:”在我們16歲時一次正式的晚餐約會中,我點了軟殼蟹。他離開了餐廳,然後在公園大道上走來走去,哭了。我去找他,他說:“ 我那麼地愛你,為何?…...” 他為我正在吃一種動物這樣的痛苦。他沒有任何的說教卻給我最深刻的印像。我喜歡那樣的他,並且永遠在這條正確的路上與他同行。“

他在經濟上幫助很多環境和人道主義的組織,買了320公頃在哥斯達黎加的瀕危雨林, 使它們免遭破壞。以及積極在各種團體集會上演講。瑞凡和他的樂隊經常在佛羅裡達州蓋因斯維爾為當地的著名的慈善機構舉行義演。

 

音樂

盡管瑞凡的電影事業是他的家庭大部分的收入來源,但他親密的朋友和親戚表示,他真正的愛好是音樂。瑞凡是一個歌手,詞曲作者,一個主吉他手。

他五歲時開始自學吉他,在獲得演藝經紀人合約之前,瑞凡和他的兄弟姐妹們試圖建立自己的音樂生涯,他的電影第一次獲得成功時,他用其中一部分片酬為自己購買了一把好吉他。

1986年,瑞凡參演《熱夜狂歡》時,為電影創作並錄制了一首歌“Heart to Get”,優美懷舊的風格受到劇本原作者及編劇 William Richer的贊賞,但因為導演的干涉,這首歌最終沒能成為這部電影的主題曲。

瑞凡不喜歡作為一個獨奏藝術家,而有樂於合作的想法,因此他致力於組建一個樂隊。他在1987年成立了Aleka's Attic 樂隊,樂隊成員包括他的妹妹Rain·phoenix。

瑞凡致力於使樂隊獲得自身的價值,所以在樂隊為慈善活動義演時不會使用他的名字

瑞凡的第一個專輯名為“Across the Way ”,與樂隊成員喬希·麥凱合著。1989年發布的專輯名為“titled Tame Yourself” 。 1991年,瑞凡創作並創造了一個口語“curi,curi"給Milton Nascimento's TXA專輯。也在1991年,Aleka's Attic樂隊為格斯·範·桑特的電影《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以及瑞凡主演的角色創作了配樂。

1996年,Aleka's Attic的遺作”Note to a Friend“在保護動物慈善專輯中發布,Volume II和紅辣椒樂隊的貝斯手Flea參與制作。

 

 

語錄

“在我的理想國裡,我生活在一個熱帶島嶼上,沒有工業化生產也沒有污染。我可以爬上覆蓋著白雪的山巒,用一塊老樹樁做一把雪橇,從山頂滑下,在山腳的小溪裡沐浴游泳,與我的朋友們共同嬉戲。” — 瑞凡費尼克斯
 

我總是希望電影成為好藝術的一部分和影響人們的一個好方式,如果沒有其他的。 — 瑞凡費尼克斯

我只是想活出我的生活。表演是我喜歡做的事,而且以它為工作。我不知這是否是上帝的完美計劃或什麼的,但對我來說,我不僅愛它和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感,而且我可以運轉我的信仰。我相信我所做的,我可以和他人分享這些信仰。不是以說教的方式,不是說給別人聽,而只是通過我做的事。我發現那很充實。 — 瑞凡費尼克斯

我的事業無論發生了什麼,我知道我總會有家裡的一張床和一個地方能供我撤退。我不規劃我的職業生涯。一切順其自然,就像我會成長一樣。那是我舒適的和我喜歡的生活。 — 瑞凡費尼克斯


我很欣慰我早期的童年和成長的情況,我生活在南美,周圍的人都是以一種真正的謙卑的生活方式在生活,很多的信仰,沒有錢。在這種情況下你不會成為一個混蛋。你與他們工作謀生。我很小就學到了很多,而且我不希望失去。顯然,我已經失去了我的很多純真,當我第一次來到美國,第一次來到好萊塢,我很天真。但我想能回望過往日子,並且看到了我的天真。這都是相對的。
— 瑞凡費尼克斯


我把它稱為上進的空靈搖滾民謠,它是我自己的小世界。 — 瑞凡費尼克斯(關於他的音樂創作)

我的音樂是一項愛好,因為我並沒靠它盈過任何利。但是同我的表演一樣,我將很多的信念傾注了其中。 — 瑞凡 費尼克斯


音樂在我手腕上,在我指間,在我靈魂裡。我強烈地感覺到自己作為一個曲作者勝於作為一個音樂表演者。 — 瑞凡費尼克斯

“回家的感覺是那麼好。居住下來,生活在一個家庭裡,感受家庭生活感覺真是很好……我從來不想要豪華轎車或是穿著漂亮的衣服到學校的那種驕傲。我想要錢,因此我就可以買一大塊地,然後養活自己。那是真正讓我心動的。這讓人感覺有成就感。” — 瑞凡費尼克斯

“所有的事情在我看來都是可笑的。總有些時候,我發現事情的荒謬,但我可能是惟一有這樣想法的 — 瑞凡費尼克斯

如果有什麼的話,我想我以前把事情看得太過認真。如今我懂得,即使處在混亂和不適中,你也可自由撤身和開懷的。你對此不能太較勁兒,這倒是一個嚴肅的事。 — 瑞凡-費尼克斯

也許我的一些電影獲得了成功,如果我沒有加入…這些商業的東西,我視之為一種精神污染。我不想污染我的工作或我的信念,那將不利於我的成長或我的藝術發展。 — 瑞凡-費尼克斯

通常情況下,我會為我的角色詳細的傳記。對我來說,這唯一合適的方法。例如,《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我就寫了很多。而一旦電影完成,我就把它燒了。一切都已在熒幕上。 — 瑞凡費尼克斯

那是你塑造的角色,不是你自己。我沉浸在我所扮演的角色裡。這是唯一給我安全感的事。不是我自己,我是一個流浪漢!我什麼也不是!我是一個勞工,我是一個白痴,我是完全消除的。我衣櫥裡。我在視線外。你觸不到我。我花了一段時間去體驗我的角色。我希望能夠相信這些我所塑造人物。 — 瑞凡費尼克斯

我很自然,我們都有怨恨避難所,能試著容納它,只是出於禮貌待人。但有時事情可以觸發它,然後你就要離開。我是有點中性情的人,我不生氣很容易。我不是維護或操控的類型,但有時我可以防守。當人們戳到我無安全感之處或揭露一些我覺得是我不想談的,我猜那時我會生氣。 — 瑞凡費尼克斯(關於怎樣表達憤怒)

我的生活很簡單。我覺得人生會有不同階段的生活,我可能會在一個階段點上決定獻身於一段更精神層面的路,放棄所有的物質財產...只是搬離到如叢林的一些地方,就像一個猿人一樣生活一會兒。那讓我著迷。 — 瑞凡費尼克斯

我想做的一件事是,當我有錢,要拿去買數千英畝的巴西熱帶雨林作為一個國家公園,所以沒有人能把它推掉建一個麥當勞。我猜在人們因在一個巨無霸裡而感到 很安全,但那是我們的氧氣!(麥當勞有毀林行為) — 瑞凡-費尼克斯

“我一年級時,所有人當然都取笑我的名字。我覺得那是一個要堅持不變的顯赫的名字,當你只有9歲的時候。那似乎很傻。我曾告訴別人我想要改變世界,而他們就以為:'這孩子真的不可理喻。'" — 瑞凡費尼克斯

生活是多層面的,沒辦法給予我客觀地生活在一個恰當答案裡。— 瑞凡費尼克斯

我所做的一切都有其自身的原因,我想,即使在當時,我並不總是意識到了這一點。 — 瑞凡費尼克斯

如果那就是他們的幸福之所在或如果那是他們的感覺,你怎能告訴某人去停止呢? — 瑞凡費尼克斯 (對同性戀的看法)

“我喜歡簡單自然的女孩,因為我做的每件事都是自然的。如果我遇見了一個勢利的想要特殊待遇的女孩,她不會從我這兒得到滿足,因為她沒有贏得。但我基本上是很幸運的,因為我遇到的都是大多是很好的姑娘——那正是吸引我的地方。 — 瑞凡費尼克斯

真實是如此單面。除非你以本色出演,不然所有你正在做的則是協助及教唆他人生活。你並沒有騙自己,你是在欺騙你身邊的每一個人。記者:“什麼是是你從前很認真,現在卻覺得可笑的?”

“生活。從前我總是用人性的,很嚴肅的眼光看待生活,總是在說,why,why,why, 過去對某些事情 總是有太多的質疑 ,現在我只是笑。” — 瑞凡費尼克斯


“不要狗仔隊。我不想被知道。”(遺言)

 

返回"瑞凡費尼克斯"介紹頁

 
 

Copyright © 世界童星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Kidosment